<pre id="5766g"></pre>
  • <pre id="5766g"></pre>

  • <acronym id="5766g"><strong id="5766g"><noframes id="5766g">
    <object id="5766g"><meter id="5766g"></meter></object>
    <object id="5766g"><strong id="5766g"></strong></object>

  • <table id="5766g"><strike id="5766g"></strike></table>
  • 教育股集體大跌 投資人紛紛退出 打工人瘋狂出逃

    來源:鳳凰科技 2021-07-24 11:41:52 所屬欄目:在線教育

    教育股集體大跌。盡管好未來、新東方、高途紛紛發布公告,但在港股市場中,新東方跌幅達56 89%,新東方在線股價跌28 07%,思考樂教育跌28 53%,卓越教育集團跌21 48%。在美股市場,好未來開盤后一度臨時停牌,停牌前跌幅也超過五成;截至收盤,好未來股價報6 06美元,跌70 47% ;高途股價報3 51美元,跌63 36%。

    本文大概

    讀完共需

    分鐘

    “涼了!”是很多從業者看到文件后的真實感受,K12賽道為重災區。“雙減”文件如果落實,有幾點重大變化值得關注。

    教育股集體大跌。盡管好未來、新東方、高途紛紛發布公告,但在港股市場中,新東方跌幅達56.89%,新東方在線股價跌28.07%,思考樂教育跌28.53%,卓越教育集團跌21.48%。在美股市場,好未來開盤后一度臨時停牌,停牌前跌幅也超過五成;截至收盤,好未來股價報6.06美元,跌70.47% ;高途股價報3.51美元,跌63.36%。

    冰火兩重天,可謂是在線教育行業近一年的真實寫照,去年此時還是風頭正盛,尤其頭部K12在線大班課選手可謂是融資機器,行業高薪吸引人才、撒錢投放“絕不手軟”,而如今已是水深火熱。一級市場投資人集體關閉K12投資賽道,二級市場股價雪崩、市值縮水,更有高瓴資本這樣體量的機構大幅清倉退場教育股。

    動蕩、調整之下,轉型成為絕大多數行業選手不得不思考的問題。結果是越來越多從業者主動或被動出局,離開又愛又恨的在線教育行業。

    \

    行業洗牌:獨角獸被擋在上市門外,頭中部裁員、小玩家暴雷

    文件提及,“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、休息日及寒暑假組織學科類培訓”,一位業內人士分析,若規定落地,K9階段學科培訓的培訓時間將被壓縮80%以上。“K9以下校外學科培訓,必將會被抑制,基本沒有發展空間了。在線教育,尤其是大班課將不是K9階段的主流。”這位行業人士評論道。

    “各地不再審批新的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,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。”文件中的這一點意味著,學科類培訓機構不僅數量將不會再增加,且辦學結余將全部用于辦學,意味著機構的賺錢空間或將被嚴格限制。

    “線上培訓機構不得提供和傳播‘拍照搜題’等不良學習方法”,表明小猿搜題、作業幫等拍搜軟件被精準打擊。

    覆蓋面不僅限于K12學科培訓,還提及,“不得開展面向學齡前兒童的線上培訓,嚴禁以學前班、幼小銜接班、思維訓練班等名義面向學齡前兒童開展線下學科類(含外語)培訓”,意味著0-6歲的校外培訓也將被嚴格監管。

    另外,網傳“雙減”文件中對于公司和投資人的致命一擊是,“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準上市融資”,意味著猿輔導、作業幫將被擋在上市門外。

    整個行業勢必要進行一場深度洗牌。

    事實上,上半年來,監管趨嚴的走勢下,幾乎叫得上名字的在線教育公司,早已開始成批成批地裁員,而小玩家陣營中,被淘汰的出局者也在增多。

    頭部在線教育機構一位從業者表示,“公司企業微信人員總數這一個月看起來只少了一千多人,但其實是一直在裁‘老人’,又源源不斷招人力成本更低的新人。”

    一位行業人士向深燃透露,好未來內部軟件知音樓中的全體交流小組成員,今年1月還有9萬多人,到7月14日左右,只剩下大概6.3萬人。據AI財經社報道,猿輔導去年巔峰時期的員工規模近8萬人,但如今只剩5萬余人。

    長沙一位離職不久的輔導老師邵夏稱,上半年時輔導老師一個組8個人,基本都是滿員狀態,現在,一個組平均只有五六個人。整個長沙輔導老師基地,規模估計縮減了30%-40%。剛離職不久的輔導老師詹東了解到,其公司在南京、成都、天津等多地的輔導老師基地都有不同比例的人員縮減。

    高途、作業幫的早幼啟蒙項目所波及的人員,也是千人規模。一位在線教育行業獵頭指出,最近兩個月,明顯感覺到在線教育教學教研崗位銳減,縮減比例達90%。還有網友爆料稱,高途正式員工教研崗位裁員接近40%。

    上半年,出于業務調整而裁員的公司還有VIPKID和編程貓。VIPKID上半年被多家媒體曝出,部分團隊裁員50%,新業務關停。VIPKID對此回應稱,確有正常的業務和人員調整,但一些業務裁員人員比例高達50%的說法與事實不符。而6月初,編程貓被曝已經持續裁員月余,有大約七八百人離職。編程貓至今尚未公開回應。

    “別人還僅僅是裁員,我們是直接解散。”華南本土在線教育機構“果肉網校”一位前員工感嘆。據她透露,“果肉網校”已于7月初解散,僅留下核心業務部門負責善后工作。而在2020年底,有消息稱OPPO擬收購果肉網校,被業界認為將用“渠道+硬件+內容”的方式做教育。

    另一家少兒編程企業傲夢編程在6月深陷暴雷傳聞。7月5日,其創始人兼CEO袁哲棟對外發布致歉信表示,受高額的營銷成本、居高不下的履約成本影響,傲夢一直處于虧損狀態,曾尋求潛在收購方、個人連帶擔保借款近千萬元,以維系公司運行。但6月底,意向收購方撤回收購要約,傲夢已無法支付員工薪資,于6月27日起停止收取新培訓費,遣散部分員工。“公司還拖欠了兩個月的工資。”一位自稱是傲夢編程前員工的網友在社交平臺上表示。

    資本退場:一級市場關閉賽道、二級市場股價崩塌

    “當前還處于政策的混沌區。”一位行業人士對深燃表示,“如果政策落地,整個行業都會受到波及。當然具體還需要看各地細則如何出臺過渡。”

    不過,嚴管資本介入義務教育,很明顯將是監管的重心之一。資本也非常敏銳地覺察到了這一點。最直接的表現便是二級市場教育板塊的“大地震”。

    港股市場,新東方2021年上半年市值最高曾超2200億港元,而7月23日收盤時僅517億港元。而美股市場,將時間拉長至整個上半年,好未來股價曾達90美元、市值超500億美元;高途股價最高點達到149美元、市值超過380億美元。美東時間7月23日收盤,好未來股價6.06美元、市值僅為38.69億美元,高途股價3.51美元、市值僅為9億美元。用“腳斬”都不足以形容頭部教育公司的市值縮水之慘烈。

    2018年,高瓴資本創始人兼CEO張磊曾表示,“教育是永遠不需要退出的投資,做教育是最讓人有幸福感的投資。”但2021年一季度,高瓴資本清倉了其持有的好未來、一起教育所有股票。

    \

    二級市場波動不停,一級市場對在線教育的審慎早已開始。“最近一兩年,很多投資人已經不關注K12校外培訓了。”多鯨資本創始合伙人姚玉飛曾向深燃回憶道。原因之一是已經有一些頭部選手跑出來,原有的賽道如果沒有技術革新,難有新的機會。

    而在3月第一波傳聞出現后,就有一批投資人對在線教育的態度發生了明顯轉變。當時聽到傳聞后,富厚創投投資總監王潤杰所在的團隊立即開會討論,最后的決定是暫停關注K12校外培訓賽道,將重心放在成人教育上。

    關閉K12賽道,目前成了投資人們的普遍選擇,如果繼續關注教育,也是將目光放在素質教育、職業教育等受政策監管影響較小的領域。姚玉飛表示,學科輔導的黃金時代已經徹底過去了,行業內的融資、并購都是停滯狀態。

    行業選手們已經開始探索轉型,好未來將考研、留學、語培等成人教育業務重新整合為輕舟品牌;同樣,高途也將職業教育作為又一品牌主線;猿輔導旗下斑馬探索教育硬件,發布了斑馬思維學習機。

    曾經被資本“催熟”的K12在線教育,如今正面臨著轉型、深度洗牌。這意味著,無數一線從業者們的崗位和工作面臨著調整。

    打工人被迫出局:降薪、調崗、裁員

    “你們是創造歷史的一批人。”這是2019年暑期大戰中,輔導老師詹東最常聽到的一句話。對那年夏天的“盛況”,他記憶猶新。當時K12大班直播課全面爆發,行業里至少10家公司都在積極備戰。

    兩年后的在線教育暑期檔已是靜悄悄。詹東成了被波及的從業者之一。去年,他因為公司業務調整從北京調到西安;今年5月,公司各輔導老師基地主攻學科發生調整,其所屬學科的輔導老師又要全部遷移至另一個城市,“相當于在西安,我這個崗位就沒有了。”不想而立之年還要四處奔波,詹東很快提了離職,離開了在線教育行業。

    在線教育行業人員規模最龐大的輔導老師,在這一波裁員潮當中受波及最廣。轉崗、績效規則改變、降薪等各種操作,都是致使輔導老師離職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,也可以說是在線教育機構們的“優化”利器。

    詹東由于接受不了調崗離職后,很快公司長期班輔導老師每個月薪酬又降了2000元。這段時間,輔導老師被降薪非常普遍。在頭部四大網校之一就職的一位長期班輔導老師向深燃表示,公司近來調整了輔導老師帶班薪資,為階梯制。

    某在線教育公司輔導老師階梯制帶班績效,數據來源 / 受訪者提供 ,制圖 / 深燃

    一位輔導老師平均每月帶5個班,學生人數為300人,帶班費為2750元(150*7+100*10+50*14),加上底薪4000元,薪資僅近7000元。而在去年同期,帶班費加底薪每月工資可上萬。“可帶學生數量少了、工資降了,就連公司供應的零食也減少了。”這位輔導老師吐槽道。

    另一波受影響較嚴重的人群,當屬啟蒙賽道,包括高途、作業幫被優化的啟蒙項目團隊小早啟蒙和鴨鴨啟蒙,其團隊的運營、教研、市場等各崗位人員,都不得不尋求新出路。與此同時,在線教育玩家在局部或業務線的調整還在持續。主講、教研、中臺乃至編劇、插畫等崗位都有不同程度的裁員。

    時至今日,沒有從業者還期許,在線教育行業能重煥去年的活力。但離開后,出路在哪里?

    在K12學科輔導的發展形勢不明朗之下,部分人的選擇是,先避開風頭較緊的領域,比如進入成人教育賽道。而進入全日制學校任教、考編則成為了另一部分還有教育理想的從業者的選擇。

    詹東從頭部在線教育企業離開之后,回到了四線城市的家鄉,輾轉于各大全日制學校面試多輪后,最終拿到了一所私立高中的offer。邵夏在休息了半個月之后,瞄準了公立校的工作,并成功拿到了offer。但邵夏的月薪從此前的最高上萬,降到如今的3500元左右。不過她并不遺憾:“盡管以前賺錢多,但是每天都非常忙,即使工資高,也根本感覺不到自己有錢。反倒是現在,盡管錢少,但有了更多的生活。”

    詹東和邵夏坦然接受了離開在線教育后的收入落差。

    “從2019年在線大班課全面爆發時,我便感覺到,行業開始有走偏的趨勢。”詹東解釋道,在線教育行業資本壓力較小的時候,能實現20%-30%的增長。但隨著越來越多資本入局,企業便可能需要承擔200%-300%的增長壓力。招人越來越多,但完成KPI并不容易,公司對于通話時長、微信回復率活躍度,都有嚴格的要求。一線輔導老師在壓力之下便可能走向極端,甚至會向家長保證“只要報課,成績就會有提高”。

    如今,當在線教育行業被重估時,某種程度上,從業者們也是被市場重估的一批人。“畢業做了輔導老師,工資待遇起點很高,其實是行業的屬性,卻誤以為是自己的能力。”詹東認為,“現在的降薪、裁員等各種各樣的壞消息,不過是表明這個行業正在回歸理性。”

    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落差。一位長期班輔導老師6月因公司業務調整離職后,不到半月便入職了另一家公司,做同樣的業務。“這次跳槽只是先過渡,至于未來何去何從還不清楚。畢竟我是三本畢業,以后很難找到在線教育行業同樣高薪的工作。”

    當前的形勢已經十分明晰,國家對于校外培訓行業的整頓,并不是短時間內的一陣風,而是要長遠推進。經歷了過去的混戰、血拼,在線教育行業的動蕩或才剛剛開始,轉型將是企業接下來的重中之重。

    標簽:在線教育

    版權申明:本網站內容均為本站原創文章或網友轉載,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管理員刪除,轉載亦請申明來源.

    訂閱更新:您可以通過郵件訂閱/RSS訂閱我們的內容更新

    上一篇:K12教育信息化的ToB市場布局、未來發展趨勢
    下一篇:北京大學朱鄭州:基于數據的混合式教學探索與實踐

    香蕉成人app免费看片_亚洲中文字幕日韩无码"_黄动漫车车好快的车车_中文字幕人乱码中文字幕32_免费国产va在线观看中文字

    <pre id="5766g"></pre>
  • <pre id="5766g"></pre>

  • <acronym id="5766g"><strong id="5766g"><noframes id="5766g">
    <object id="5766g"><meter id="5766g"></meter></object>
    <object id="5766g"><strong id="5766g"></strong></object>

  • <table id="5766g"><strike id="5766g"></strike></table>